巴塞尔与春拍 市场中的中国集体标签重要吗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找钱铺 日期:2017-04-21 21:04
 

  2017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现场 今年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与春拍,进一步坐实了这一两年以来,国内藏家购藏西方现当代艺术热,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“集体标签”正在失效······ 去年的上海两场艺博会…

2017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现场

2017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现场

  今年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与春拍,进一步坐实了这一两年以来,国内藏家购藏西方现当代艺术热,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“集体标签”正在失效······

  去年的上海两场艺博会,这一趋势已经表现明显:无论是国外参展画廊数量,还是销售作品方面,西方现当代艺术都占据了很大的优势。艺博会后,大家讨论的不再是抽象、装置或是新水墨哪一类创作媒介更受欢迎,而是之前许多人都不熟悉的某位西方现当代艺术家的名字。

2017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 展览现场

2017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 展览现场

  香港巴塞尔的表现,则让这一趋势变得更加明显。著名批评家、策展人皮力在朋友圈的一段发言概括了艺博会的情形:“博览会是商业的,势力的,也是最真实的代表着趣味。本届博览会的最直接观感就是90年代中国艺术的集体缺席,那段历史造就的人物所剩无几。反观日本韩国,单色画,具体派,物派都是整个板块在出现。”

  虽然西方艺术在国内艺博会上越来越受欢迎,西方艺术家也在不断地进入国内举办展览,但正如资深艺术品市场经纪人伍劲所说:“巴塞尔艺博会带动的艺术热潮已经显而易见,是亚洲进入全球还是西方攻陷亚洲则说不清楚。”

2017香港蘇富比拍卖现场

2017香港蘇富比拍卖现场

  除了博览会,拍卖市场上的表现似乎更加说明问题:

  大约5年前,中国现当代艺术还在香港市场占据主要位置,为了平衡东南亚地区及日、韩地区的艺术,拍卖行甚至一度有过去“亚洲化”的策略,而“去亚洲化”实则为“去中国化”。在短短的4、5年时间里,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正在丧失其在香港市场的主导地位,取而代之的是东南亚艺术,两三年前的日本物派、韩国单色画,以及近一两年来的西方现当代艺术。

  不少经纪人留意到这一现象:“早几年,西方艺术进入亚洲市场,需要考虑的是这一区域的趣味。但现在这方面的考虑因素正在弱化。”正如今年安迪·沃霍尔的作品进入香港苏富比(微博)春拍现当代艺术夜场,成功拔得头筹,并被一位亚洲藏家竞得,创下西方当代艺术品在亚洲拍卖纪录。巴斯基亚丝网印刷作品《致水神》以4228.5万港币成交,成为当晚的第二高价。

  相反,几年前香港拍卖夜场上的明星还被许多中国现当代艺术家占据。除了以F4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集体标签,还有前几年一批70、80后艺术家在香港市场成功获得关注。其中以贾蔼力、王光乐、仇晓飞等为代表组成了一个中国年轻艺术家的“集体标签”。

  曾梵志  2001年作 《最后的晚餐》 油画画布  220×395cm  成交价为1.8亿港元。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2013年秋季拍卖会

  曾梵志 2001年作 《最后的晚餐》 油画画布 220×395cm 成交价为1.8亿港元。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2013年秋季拍卖会

  为何几年后,中国集体式的标签在以香港为代表的国际市场上开始弱化,甚至慢慢失效?

  从去年开始,亚洲藏家就表现出了对西方现当代艺术的兴趣,在今年香港春拍结束之后,有明显的数据表明,竞投西方现当代艺术的亚洲藏家数量呈上升趋势。这与拍卖行近几年来委托方的变化有一定的关联。保利香港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部主管余菁悯谈到:“我们的托托方是跨亚洲区域的。欧美的藏家也在逐渐增加当中,他们会在香港买或卖艺术品。”